封面人物丨一切只拿成绩说话, 是我们的悲哀 ——对话郝海东叶钊颖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徐梅 日期: 2019-08-10

“如果只有金牌,只有冠军,没有人的成长,没有体育运动对孩子对年轻人特有的教育,甚至最后扭曲到为了金牌失去健康,这些就毫无意义”

 

每一种做法背后都有价值选择

人物周刊:运动员时期,你们就彼此知道对方的名字吧?

郝海东:对!最起码我是知道她哈哈。大概是1992-1993年吧,老远地在训练局见过她,当时羽毛球队穿的是YY的训练服,鸡心领的毛衣。当时年轻嘛(看上去)很漂亮,(拍一下身边的叶钊颖)当然你现在也不老哈。

叶钊颖:我印象比较深的是看过央视的一个报道,2001年、2002年那会儿,我刚退役,他好像是在大连踢球,又有自己的公司,(那个节目讲的好像就是)“郝董”这个称呼怎么来的?电视里他装模装样的,在那个办公室拿一个报纸……(郝海东在一旁边听边乐)

人物周刊:你当时什么感觉,会觉得这个球员好像自由度比我们普通运动员大很多吗?

郝海东:还是觉得这人不务正业?

叶钊颖:(笑)哈哈我没有太去琢磨这个事儿。

郝海东:我们足球项目是市场化最早的,也是最早富起来的,我还是先富起来的那两三个人之一。挣那么多钱,成绩又不好,其实是挺招人恨的。而且你踢球的时候还做生意,你还当了所谓的董事长,你还敢说政策的不对,说外行在管理内行,你就更成了另类,对吧?

人物周刊:叶子,你作为中国竞技体育优势项目运动员,有很多心理优势,你觉得他是不是想多了,足球明星有那么招人恨吗?

叶钊颖:(笑)恨倒是谈不上,足球是世界第一大运动,市场化的程度高、开展的国家也多,商业运作也好,肯定喜欢的人多嘛,很正常。

郝海东:毕竟专业跟职业两回事。我相信小叶在做运动员那会是理解不了职业足球的,肯定会想他们怎么练这么少。一般项目都是按照(训练)量大量小来衡量的,袁伟民来给我们开会,就讲郎平;李富荣、蔡振华就会讲邓亚萍,他们认为你们足球怎么一天就练两个小时,我们(排球乒乓球)早中晚都可以练,三从一大。我说如果让我站在那,我喝点水,就练他们那些,我可以练一天没有问题。

足球,有对抗,而且是无氧,而且你要比别人快一点,球进了就没了。老有人问我,郝海东你一百米最快能跑多少,我说我跑什么一百米,我离球门近的时候就十米八米,跑五十米我都出球场了。

叶钊颖:他的很多话细想是对的。足球职业化比较早,有很多国外的教练,他们接触到很多国外先进的训练理念,而我们延续的都是老传统的那一套。

人物周刊:我看过一个资料,叶钊颖在一个采访中说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备战的时候一直是体力和精神都严重透支的状态。

叶钊颖:对,因为自己意识当中也是觉得练多点,好像比赛的时候就会更有信心,总觉得如果练少了,到时候可能会跑不动,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郝海东:我二十年前三十年前跟这些人讲,他们不会同意。他们一定会骂我,一定会跟我讲,说你们足球就是练得少,你们就是不刻苦!

为什么踢一场足球要休息两到三天?小叶一直跟我讲打羽毛球更累,我说不是这么个概念,毕竟场地小,没有(直接的身体)对抗,再怎么你是一个人,足球可不,相对来讲它对体能的要求更多,那我们恢复起来就会慢一点。

别说我们足球差,足球还是公平的,虽然我们的联赛只能算是赞助商联赛,但是我们毕竟不在体工队,还是都放到市场上,跟人职业对职业地在踢。已经算不错了,世界排名还有个八十几七十多,我们最高还排到四十多,是吧?其他项目有吗?真正的职业化你排第几?

人物周刊:如果海东那时候跑到你们羽毛球队像这样讲话会有什么结果?

叶钊颖:(笑)我现在对他已经很习惯了,当时要这样的话,肯定我们俩得打架,得掐起来。你什么成绩啊?跑来这么说。

郝海东:你看,一切只拿成绩说话,这是我们的悲哀,所有的一切,最后只拿赢了输了来衡量。

人物周刊:我们现场举行一个辩论,叶钊颖可以举任何项目来反击郝海东,因为他把足球这个项目的价值“凌驾于”其他项目之上,踢足球的人认为足球就是世界上最复杂最高级的项目,甚至将足球运动水平视为一个社会文明的凝结,有没有把这个项目说得太玄了,太高了,我们为什么非得成为一个足球强国?我们就是个羽毛球强国不行吗?

郝海东:如果只用金牌衡量,咱们可以什么都不需要,因为如果只有金牌,只有冠军,没有人的成长,没有体育运动对孩子对年轻人特有的教育,甚至最后扭曲到为了金牌失去健康,这些就毫无意义。

如果按小叶这种能力天赋,她完全可以打到三十多对吧?你看她去年44岁了还可以在西班牙打比赛。但因为她那时候是在专业体制里,李永波就可以说,你让球给龚智超,确保奥运冠军属于中国队。

我的儿子女儿从小跟着我,都在英国读书,因为中文基础差,回国后也接着念国际学校,学校里有足球篮球板球橄榄球……全是集体项目,没有一个个人项目,连网球都没有。为什么这些国际学校组织的都是集体项目,这是我们要去考虑的——它希望孩子们通过运动受益,将个体融入集体,一定要有纪律性,但是也要发挥你的天赋和个人的能力。

2004年末,郝海东以“1英镑转会费”从大连实德队转会到英国谢菲尔德联队

 

叶钊颖:(笑)集体项目和个人项目的确不具备可比性。我们打苏杯的时候,虽然个人一场一场地打,但是拼的是一个团队,也是一个集体参与的感觉,每次一打集体人都比较兴奋,这种投入感更强,跟个人项目好像感觉就不一样了。

郝海东:每种做法、选择背后都是价值取向决定的,我们最后能够留给孩子们的教育是什么?这个太重要了。

包括我们足球现在搞的归化球员,一点血统没有,为什么有些做法能极致成这样?这个很可怕,最后拿了世界冠军又能怎么样?政策允许,全世界都归化?

你去看看人家归化了谁?人家归化的人是在那儿已经生活了无数年(有文化认同的),再有一个是什么?就类似这些中东国家,他们有钱没事干,归化一两个人踢一踢就完了,人家无所谓,人家就拿钱找个乐。咱们不是的吧,咱们一直强调“龙的传人”,文化自信,你要源远流长,你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结果为了一届世界杯,你就把归化的人弄上。

叶钊颖:这对我们自己的运动员也是不合适的,本来按照年龄到了可以代表国家打比赛的时候,弄几个归化球员进来,那我们自己的运动员就没机会了,会打消他们的积极性。

人物周刊:我们的辩论好像开展不起来了,因为我们的世界冠军太贤惠了,又有涵养,不仅包容对方不成熟的观点还向着对方辩友说话。

郝海东:(笑)对对对,我说得不合适的地方,你该批评我批评我,你家庭地位高。

叶钊颖:我哪儿敢批评你呀,我这儿批评了,回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哈哈哈。

他的表达方式比较激烈,而且他的口气比较可能让人听了觉得不好听,但实际你想想,哎,是那么回事!对吧?

 

费德勒输给小德是心理素质差吗?

人物周刊:如果你们在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不一定那时候就是男女朋友,而是说身边有一个像郝海东这样的朋友,在别人都说你心理素质不好、很多标签贴给你的那时候,有这样一个朋友,会不会是一个很好的精神力量的来源?

叶钊颖:应该会!因为他的思维就跟一般人不一样,比较特立独行,他肯定会从另外一个角度给我分析问题。

郝海东:所谓的什么心理素质好坏,这是特别不可理喻的一点。什么叫心理素质?

我就问问你,前两天德约科维奇跟费德勒温网最后的决赛,费德勒输了,是不是他的心理素质不好?你们都说不是,为什么到他头上就说不是,放我们自己运动员身上就给扣一个心理素质不好的帽子。

打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哪有什么心理素质好与坏,因为对面也不是傻子,都是最顶级的世界级的球员。小叶对阵王莲香,就一个球的事,对吧?一个球两分结束了。但是咱们这里没有机会再给你了,四年一届奥运会,所有的准备都在这里面,能赢这次金牌你就行了,输了你就没戏了!然后他们还要给你总结。

就像我们踢足球一样,没出线给我们总结,体能不行、临门一脚差、头球不行……是吧?

谁总结的呢?不是我!不是扬科维奇!不是霍顿!不是阿里汉……都是那些坐在家里面或者踢得臭的人,是这些人而不是专业人士总结的。

对一个年轻的运动员,你告诉他(她)你什么都行,但你心理素质太差,这样的话毫无意义,非常讨厌。再老的运动员在大赛前,只要你想赢,你都会紧张,这是正常的反应。但你把这样一个标签贴在一个运动员身上,就会给他带来干扰,他越想要证明自己,越容易给自己增加压力。

郝海东和叶钊颖常在一起打羽毛球

 

叶钊颖:我到后来就不去看那些新闻报道,把这些东西全都屏蔽掉。我要心理素质不好的话,1992年我才18岁,都没有怎么参加过什么大赛,我就能赢,拿亚锦赛女单冠军。我有什么心理素质好不好的?对吧?

郝海东:为什么说职业化会让人成长,我这次输了下次再打,我能赢回来,而不是四年一回。

我踢球的时候不也是吗?总有人说郝海东体能不行,他们要是说郝海东你体力不行,跑马拉松不行,这我承认。但他说你体能不行,我说你懂个P,什么叫体能?

跑圈就叫体能?我就告诉你现在我五十了,对吧?就说说我前三天的运动量,第一天跟她打了一个多小时羽毛球,完了跑了十公里;第二天,打了高尔夫,陪人走了两个多小时;第三天去力量房,引体向上,我从来不练,八个十个随便,现役的职业球员他们做个五个八个都很难。健腹轮昨天下午我一共做了200个。你说我的体能好还是不好?

我已经退役这么多年了,我的反应我的速度我的灵敏度也不差,就是和所有现在现役中超的这些人,大家一起跑个15米,你问他们有几个敢说一定能跑得过我的?

我能够一直走到今天就是职业化,不是职业化的话,我不听话肯定会被分配(到地方队)。但是我肯定也会打上比赛,因为我有这本事!我在八一队打不了,我去山东,去辽宁队,去吉林,总会找个地儿踢比赛,但运动生涯不一定能延续到35岁。谢菲尔德联队给我的合同一直到38岁。虽然后面三年就像玩儿一样,看一看学习一下,另外就是孩子读书什么的,但是起码不像小叶他们在最好的年龄就退役了。

人物周刊:叶子那时候是自己不想再坚持了吧?想打应该还可以继续打的。

叶钊颖:当时在那种环境里面已经很不舒服了,我不喜欢那样的环境,为什么要勉强自己继续下去呢?

郝海东:还是很可惜,二十五六岁,也还是运动员最好的时候,最成熟的时候可以说。

 

自由与选择权最宝贵

人物周刊:海东你的性格形成,除了职业化带来的自由度之外,还有哪些因素?

郝海东:我10岁离开青岛,参军到八一体工队。带我们的教练员刘国江、李宙哲是军人,尹怀容、孟宪武两位是国家体委科研所的科研人员,我们那一批球员是在比较公平公正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

我18岁就上一队打比赛,那会老队员都二三十多岁,但是教练不用比我年龄大的全国最佳射手,而是用我,就因为你表现出来这种能力,教练就愿意帮助你,让你成长起来。

我看书也是在八一队养成的习惯,虽然我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但是两个科研所的老师他们给我们上文化课,我自己也愿意看点儿书,那时候抄的一些句子,我现在还记着呢,比如“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当时抄下来还贴宿舍墙上。喜欢阅读这点我觉得特别重要,对自己养成独立思考和文化素养提升很有帮助。我们很多运动员都有所谓的文凭,不只是大学本科,什么硕士博士都很多,但是他们很少有阅读的习惯。

人物周刊:你退役后也没有去哪个大学进修?

郝海东:没有!不需要。我现在没有文凭,没有工作,没有单位,没有任何的保障。我就一个人。

叶钊颖:其实我们经历差不多,我退役以后买断工龄,就从体制里出来了。

人物周刊:你是世界冠军,按照规定,是可以在地方体育局任职的。

叶钊颖:对,我们浙江体育局局长那时候也跟我说,谁谁谁回去担任了哪个项目中心的职务,然后问我有没有什么想法,我说没有。我就想要自由,自由是最好的。我经常说我跟海东是两个社会闲散人员,到处流浪。

人物周刊:郝海东曾经为25岁时没能出国留洋耿耿于怀,到今天再看,是不是这也不重要了?

郝海东:对,最重要的是我要有选择权,你不能说我往左往右要生要死,我自己说了不算,你都替我做主了,那要我干嘛是吧。

2001年十强赛,我是第一个把老婆孩子带到绿岛去的。当时历来没有说中国运动员可以在一个大赛之前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叫到驻地,在球场上一块嬉笑打闹的,对吗?

我没有打报告,我们在沈阳集训,我前妻陈怡和孩子们在大连,我就叫人开车把他们接来一家人团聚一下。没有人管,首先主教练米卢不会管,人家会觉得这很正常,那么其他足协的领导也不好管,结果其他队员一看,没人管,他们成家了的,也陆陆续续让家人过去了。

 

婚姻到尽头彼此不应有恨

人物周刊:你们当着彼此,无论是叶钊颖说起前夫,还是郝海东说起前妻,都很自然,说明你们跟前面一段婚姻关系都处理得很好,是这样吗?

郝海东:小叶她很不容易,离婚十几年,一个人把女儿带大。但是我跟她说,你不能让孩子恨她的父亲,一定要让孩子很健康成熟地来面对你们俩的分开。

我跟陈怡,1992年认识的,2014年办的离婚手续,我的儿子女儿能够正确看待我跟他们妈妈之间关系,虽然婚姻不能继续了,但我们家人之间的关系是健康敞开的。

小叶跟陈怡、还有我的孩子们,关系都处得很好。前两天陈怡不舒服,我俩一起陪她去医院看病,她俩在一起还聊呢。陈怡说她从来没有打着郝海东的旗号做什么事情,唯独有一次在大连出了点交通事故,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我是郝海东老婆……”

成年人之间感情不好了,不在一起生活了,可以分开,但是它不能成为恨,不能成为仇人,因为你们还有孩子。人生啊……夫妻之间没有走到最后,那也只能坦然接受,但是你不能影响生活,影响孩子们,对吧?如果成了仇人,那就是人与人之间最低级的东西了。(对我来说)她是孩子的母亲,曾经的伴侣,大家应该都很坦诚,互相能帮的就一定要帮一下。

人物周刊:听起来郝海东并不是一个离经叛道清高孤冷的人,还很传统很保守。

叶钊颖:哈哈哈,对啊,他就是这种感觉,还有大男子主义,山东人特有的。其实他自己的生活能力很强,你想啊,当运动员从小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啥没经历过,对吧?

郝海东:对对对,有时候不干活是属于犯懒,别说不会对吧?人物周刊:叶钊颖经常在微博上发一些你家的家常菜,吃得那么好,你们还能保持这么棒的体形,太不容易了。那些菜是你们一起做的吗?郝海东会做饭吗?

叶钊颖:哈哈哈他会煮方便面。

郝海东:这个真不太会,我35岁第一次下厨房,也是回青岛,在我爸妈家,我第一次做了青椒炒大肠,哎呦,很厉害,好吃,但是第二次就不行了。

叶钊颖:现在也可以了,能弄个鱼还可以做个醋溜白菜。我们的食材都是用的自家农场的,简单的家常菜味道也都很好。他的兴趣点是在锅里扒拉,我说差不多了可以起锅了,他还在那儿扒拉。

郝海东:哈哈哈,对,我很喜欢那个动作,扒拉扒拉几下,感觉那菜就跟自己做的差不多。哎,别说我只会扒拉呀,我会炝锅,锻炼完了,肚子很饿的时候,煮上我们农场自己生产的“郝面”,再把油往锅里一倒,把鸡蛋啊西红柿啊啪地往锅里一倒,咔咔炒出汁儿来,往面上一倒,我跟你说,太香了!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

人物周刊:动作这么大,咔咔咔,感觉锅已经翻了。

叶钊颖:哈哈哈……

2017年9月30日,北京,中国网球公开赛,纳达尔手持郝海东进球集锦DVD

 

当“郝董”遇见“浙商”

人物周刊:你曾经对记者说,金钱买不了幸福的生活、干净的空气、自由的人生。

郝海东:的确是这样,人其实需要的不多,我睡一张行军床就够了,我们在西班牙的时候,我一天可以就吃两顿饭,早上11点钟吃一顿丰富的早午餐,下午喝杯咖啡吃点儿小点心,直到晚上七八点不吃东西我都没事儿,把她给饿得哈哈哈。

管理身材是管理自己的一部分,如果没有毅力,很难做到在人生当中很多节骨眼、关键点上有控制力。我们是最早职业化、当时讲白了最早挣钱的,我还是我们这一拨人最早挣大钱的那三两个是吧?我讲实话我九几年一年就挣好几百万,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也没车没房,该花的,该给我父母给我父母,该给别人的给别人。

很多人说我批评这个那个是因为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我财务自由了所以批评自由,不是啊,我是没有财富,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所以我才自由。

人物周刊:啊,你不是传说中的足球界首富吗?“郝董”叫了这么多年,白叫了?钱都去哪儿了?

叶钊颖:哈哈哈,对,钱都去哪儿了?我特别想找那些记者一起算一算,身家十亿是怎么算出来的。

郝海东:真的,得算一下,不然回头让我补交税款,交不起。我真的感觉钱啊代表不了一切,你什么也买不来,自由、健康、爱情、舒服的生活,都不是有钱就能买来的。吃顿饭,你得有饥饿感,才吃得香。我冬泳完,自己做碗面,吃得太舒服了。

人物周刊:你的幸福感很强。

郝海东:我如果还不满足,就太不知足了。小叶经常说,郝海东你走狗屎运!真的,我非常幸运非常满足。而且确实我很感谢小叶,很懂我。

她对我爸妈也特别好,老人阅人无数,一眼就能看出她是真心对我好的人,我爸妈也说,郝海东,你命真好!

人物周刊: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你也叫她小叶?那“小叶”怎么称呼郝海东?

郝海东:有时候叫她“媳妇儿”,还有“老婆”。

叶钊颖:(笑)在家就叫他“老公”。

人物周刊:你们之间的甜蜜满溢出来了,四十多岁选择再婚是深思熟虑的吗?到这个年龄,有人甚至会选择一起生活,但不一定再需要一张结婚证书了。

郝海东:我有过婚姻,也有小孩,我可以不急,我就一个人,反正我从10岁我就一个人(生活),我是因为有了(郝)润泽(郝)润涵两个孩子,我才有家庭的,要不我就一个人,一破包,包里装着我的身份证啊护照啊,拎起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但是对小叶来说,这样不公平,她一个人过了那么久,再遇上我没有任何承诺,吊儿郎当地又耗她好些年,那就太不好了。

叶钊颖:其实求婚跟领证之间还隔了一段时间。

郝海东:求婚的日子我记着呢,2018年8月18号早上。

叶钊颖:(笑)对,我也是记忆犹新,因为他求婚的场合跟别人都不一样,很特别。我其实也没有想到他那天早上会开口求婚,一起相处了两年,我也没有多想,如果结婚好像就会顺理成章地说一句就完了。(看着郝海东)你是之前想好了,还是那天突然就讲的?

郝海东:(笑,拍拍叶钊颖胳膊)你说你都那么大岁数了,赶快吧,要不耽误你时间再久,那不合适,是吧?

人物周刊:你老提的那个“破包”是怎么一回事儿?

郝海东:(笑)对,就是我用了好多年的一个包,我出门就拎着它,其实也是个LV的包,以前花了好几千买的,边啊角啊都磨破了。

叶钊颖:这个包,我妈都发现了,有一天说,“郝海东,我看你经常拿着这个包,小心哪天我把你的包拿走了。”

郝海东:(哈哈哈)你看老人家就是有智慧,吃的盐比咱们吃的米都多,她看人看东西明白着呢。我什么都没有,就一个破包,结婚了就拎着这个包住进小叶家。

人物周刊:啊,都以为是叶钊颖嫁给你这个首富,没想到你拎着破包住进了叶子的豪宅。

郝海东:哈哈哈,对啊,我户口迁到她家那里,她让我当户主,我还很高兴:哎呀,我是户主,那这房子是不是就是我的了。她说,这跟房子没关系。

人物周刊:相当于一个荣誉地位哈哈。

郝海东:对啊,她把房产证什么的都放在一个保险柜里,啊呀,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在家里买了保险柜,我就好奇,这能防贼吗?这保险柜能有多重,贼来了直接扛走不就得了。

叶钊颖:你扛不走的。(笑得不行)

郝海东:有一天她特严肃对我说,如果我忽然不行了,你要记住咱家这保险柜的密码,哎呀,我说我记不住,你别告诉我了。我真的对这些都不愿意操心。前两天我们一起去杭州处理一个房子,最后要签一个文件,中介说如果我签字就意味着房子我是共有产权,不签,就自动放弃。我一问,签了字,卖房子的时候我还得跟着再去一趟,这不有病吗?不签。

夫妇俩在农场 图/本刊记者 梁辰

 

人物周刊:感觉“郝董”遇到“浙商”后,完全显示出自己在理财和打理生意上不在行。

郝海东:对对对,我肯定比不过她。我特别傻,还问她,你结婚前的那些财产,咱俩结婚了,是不是我也有一半。她说,那叫婚前财产,跟你没关系。

叶钊颖:(笑)然后我告诉他,但是你的财产,比如他买的那幅毕加索的画,一半留给儿子郝润泽,另一半既然结婚了,就归我了,你也就别想了。

郝海东:我还是有投资头脑的你看,我买的时候才1万多欧元,前两年我看都拍了七八万欧元了。

人物周刊:别惦着卖这幅画了,听起来,那是你传说中的首富生涯剩下的不多的实物了。

郝海东:(笑)西班牙的房子我还占一半哈哈,还有点猴票四方联儿。我没觉得这有什么,真的,我跟我前妻也说了,我不会留财产给孩子的,他们都独立了,我也完成了任务。至于小叶是不是要留给她女儿,那是她的财产,我不干涉。

人物周刊:你们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之后发生过比较大的争吵和矛盾吗?相比于第一次婚姻,现在处理分歧的时候是会更直接还是会更有技巧?

叶钊颖:我觉得会更直接。我不喜欢复杂的生活,我喜欢他也是因为他很直接。他是一个直接正直的人,有他的智慧。

郝海东:(抓住叶钊颖的胳膊)哎呀,媳妇儿你这段讲得有点肉麻啊!别在这儿当着人说了,咱们回家说。

小叶她性格很好,她也很包容我。我们有一次吵架吧,在西班牙,那时候我们认识两年了,打算一起看个房子。因为这个房子的事,包括钱怎么付,我就大声地跟她在那儿讲,她一生气就走了,我心说好啊,你走你的,我自己打车回去,一摸兜,就几个零钱,再有打车了去哪儿呢?住的地方用西班牙文怎么说我那时候也没记住。

叶钊颖:(哈哈哈哈)他一看不对,赶紧就跑过来追上我。其实也没多大事儿,他的表现越来越好。

郝海东:哈,你看这个评价很重啊,也很鼓舞人心是吧?

人物周刊:你们步入新的婚姻,同时也进入了人生的下半场。上半场,有成就,有名誉,有毁谤。进入下半场,你们想要一个怎样的生活?在这个下半场时间里你们看重什么?

叶钊颖:我们俩吧,首先就是好好地生活。(我们共同经营这个农场,)希望把我们自己种的好东西,让大家也都能知道,能够品尝到。只要吃过的,我相信不会失望。

郝海东:首先还是对家庭对自己的爱人,更多地关心、交流。她刚才说的大男子主义啊什么的,真的就是这样。山东人就我父亲这一辈,包括我爷爷那头,确实就是女的可能炒完菜,最后吃饭都在厨房,不让上桌。虽然我没在青岛一直生活那么久,但还是受了一点影响,年轻的时候自己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有去分担什么家务。

今后应该主动去照顾到别人的情绪,虽然说现在做家务是有阿姨,但是呢尽量能和爱人一块儿,大家一块儿自己动手,也有乐趣,是吧?

更多的陪伴和沟通,这样两个人可能走得更长远。如果还像原先一样不闻不问、一意孤行,自己想干什么干什么,时间久了这个女人她也有爆发的时候。对一个50岁的男人来讲,经历了这么多,如果这点道理再不明白,那他就是个傻子,是吧?

前些天我在家练字,写的就是“唾面自干”,也不能白唾,是吧?得有自省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孩子们都大了,都走了,一定是最后我们俩走完人生剩余的道路,你想一想那时候都拄着拐杖,她年轻,身体比我好,你不积点德不趁现在对人家好点,最后咣当踹我一脚我也没有还手之力是吧哈哈哈……

再一个就是把这个所谓的爱好当成事业,一个就是我们的学校,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农场,把它们都运营好服务社会,一个是未来,一个是健康,我想这两块应该是我50岁以后,我们的人生下半场应该能做成的事业。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总第605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