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燕 只要做品牌,都得努力, 但我已经比别人幸运很多了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周秭沫 日期: 2019-11-07

“做模特,好像还有一些老天爷赏饭吃的意味,但做服装,更多的是想要证明自己有做成事的能力。这种满足感是做模特代替不了的”

特约撰稿  周秭沫  / 编辑  孙凌宇  rwzkzx@126.com

 

Comme Moi总部位于上海一栋老洋房内,共有三层,助理领路到成衣间,穿过长长的木地板走廊,经过右手边的天井,透过玻璃隔墙望去,三五个年轻人被竹子环绕。

3点30分,吕燕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跟我谈论着这些年的生活。她的眼睛看向我,讲话声音大大的,素颜,小头小脸,皮肤紧致。她不爱化妆,每天只描一下眉毛,涂个口红,这个习惯她保留了很多年。

“做了这个公司之后白头发越来越多,到后面鬓角全是。我现在每三个星期肯定要染一次。”她在记者面前毫不遮掩。这句话该不该说,能不能说?那句话该怎样说?这样的思维流程,在她那里是一片空白。

做模特代替不了的满足感

中国第一代超模吕燕在千禧年成名,现在是一个创业者、母亲和妻子,2013年她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Comme Moi”,意思是“像我一样”。

年轻时在巴黎做模特,有工作的时候几点钟去哪,妆怎么化,造型怎么做,统统有人安排。坐在那里,被品牌挑来选去,被造型师锐利的目光审视,等着别人来选择自己。

2011年,吕燕刚满30岁,“感觉到了一定的年龄,别人看你还是个名模呢,但是你心里知道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了。”她想向更主动的工作模式转换,由此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创业初始你必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当时的想法就是选择一个自己擅长、熟知并且有热情的行业来做,所以我选择创立一个服装品牌。”她给品牌命名为“Comme Moi(意思是像我一样)”,“并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穿跟我一样的衣服,只是想向现代忙碌的都市女性分享自己的生活理念,因为我也是她们的一员,工作忙碌还要照顾家庭,如何在不同的角色中都拥有得体、舒适的穿衣风格,是我做品牌的初衷。”

一开始几乎没有人支持。艾迪霖杰公关公司总经理包一峰是国内最早做大型公关活动策划的,也是吕燕将近20年的好朋友,他告诫吕燕,创业不像做模特那么简单:模特,只需要一个人付出劳动就可以获得工资,而创业,靠的是团队协作,一旦开始就要做到底,没有回头路。但她仍然坚持,因为“做模特,好像还有一些老天爷赏饭吃的意味,但做服装,更多的是想要证明自己有做成事的能力。这种满足感是做模特代替不了的”。

2019秋冬系列T台

据智研咨询发布的《中国设计师品牌市场分析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2014年,设计师品牌市场规模的同比增速由负转正,此后一直攀升,2014年的规模不足200亿人民币,2019年已经达到了850亿。

但独立设计师品牌也存在诸多存量过剩和资金周转不灵的情况。吕燕入局的筹码在于做模特多年的经验和人缘,更重要的是,“相对许多创业者来说,我已经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和人脉了,在现在这个流量年代,宣传方面我可能更有把握,但是只要做品牌,都得努力,我只是比别人幸运一些。”

Comme Moi的第一批衣服先在买手店上架,几个月内销量翻倍增长,紧接着,吕燕收到了一些商场的进驻邀请,一步步发展自己的专卖店,目前在全国9个城市拥有12家店铺,员工数量也从刚成立时的三个人增加到今天的上百人。

初期一笔订单只有十几二十件,只能找一些小的面料工艺工厂合作。有一次看样品,绣花和钉珠工艺都很不认真,和设计图相差太大,吕燕对此不满,工厂的反应是:“你怎么这么麻烦呀!你离远点看不就一样了。”这让她再一次坚定了每年都要去两次巴黎面料展采购的想法,几年内也不断接触国内新的面料工艺厂,直到找到满意的合作伙伴。

“Comme Moi每年都会分别在北京和上海各做一场大秀,秀就那么十几分钟,在那之外,其实都是讨论设计和工艺、跑工厂、看面料展等等。”她讲到下工厂的经验,走进一家工厂,首先观察的是工人的状态。是松弛的?还是紧绷的?如果东西横七竖八乱摆着,那么合作起来一定不会顺利。

很多专业知识也都是在跟工厂打交道的时候学到的,“比方说羊绒的克重是多少?这些东西,要信手拈来。针织有12针、16针,有角花有空心纱。必须要跑工厂,参与到服装生产的每一步中,才能知道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是怎样的。”

2015年,吕燕成为国际羊毛标志大奖亚洲区决赛的评委,而在2013年,Comme Moi刚成立的时候,她对服装的专业知识还一无所知,只知道要什么样的面料、什么样的剪裁才最合适,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什么是环保面料?什么是化纤?什么是人造革?它们的特性是什么?弹力如何?透不透气?穿上舒不舒服?她只好在一次次的询问中不断学习。

“她很好学”,早年在巴黎,包一峰看她去哪儿都是一个人提个大包,里面装着高跟鞋和面试材料,不会说英语、法语,翻译机器就天天粘在手上,遇到不懂的就查。包一峰看着她这么多年走过来,“以前她连数字都搞不清楚,现在她作为一个老板,能把各个产业链摸清楚,我认为靠的就是她的好学。”

秀前准备

但时尚往往没有标准答案,她认为服装业有点“反人性”,“谁也不会知道这一季就流行什么,大众的喜好、市场的作用,以及明星的推动,太多因素叠加起来,毫无规律可循,这也是时装业和其他商业领域显著的不同。对于做品牌而言,保持自己的风格才是最重要的。”就像她最欣赏的中国设计师Uma Wang一样,70后的王汁花了近十年时间才把Uma Wang做成了品牌,她也是首位进入米兰时装周官方日程的中国设计师。而相较于设计师这一身份,吕燕更喜欢说自己是一个创业者,她从不画图纸,大部分时间用于给团队的设计师提供想法和公司的运营。

设计师全由她面试,有来自圣马丁、帕森斯等艺术学院的,也有技术、工厂经验丰富的。有艺术想法的设计起来不考虑成本,吕燕就让他们专心做秀款,做出好的款式,传递品牌的态度和形象,另一些设计师很有商业思维,就让他们做商业款,维持品牌的运营。

如何运营一个品牌,她强调商业中的平衡,“Comme Moi从买手店合作的形式开启,再到直营门店一家一家的开设,我一直知道线上零售模式是一个大趋势,所以品牌建立之初我们就拥有自己的微商城,2018年也在天猫上线,全渠道的结合是品牌的必经之路。”

 

“特别特别直”

“你见过她累的时候吗?”

管运营的同事思考了好一会儿——“没有,她在大家面前永远是精力充沛的样子,创业者都有这样一个共性吧。”

2019年秋冬系列T台

我问包一峰,“怎么会有人不累呢?”光是服装本身,从提出一个设计构想,到顾客把实物拿到手中,就包括设计、打版、面料采购、制衣、检验、存仓出货等十几个流程,除此之外,吕燕每年还要为广告勘景、办秀,解决销售、财务、人事等问题,她还是一个七岁孩子的母亲,“一点都不疲惫吗?”

“她有的时候也会讲——‘小包,我真的快崩溃了,太累了,干脆转手卖掉吧,’但用不了多久,马上又恢复活力了。”

“你一看到她就感觉,这个姑娘的笑容特别灿烂。”包一峰继续说道,20年前,当造型师李东田和摄影师冯海把吕燕领到他面前时,这是他对她的第一印象。

吕燕总是喜欢把自己积极的一面带给大家,她记不住负面的信息和情绪,在巴黎做模特,天天拿着简历去面试,有时候等三个月都没有一个拍摄机会找来,“她像野草一样,你都没办法想象她早年在巴黎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还活得不错,我觉得这种抗压和耐挫是很多人都没有的能力。“《Vogue China》副出版人唐霜说道,她和吕燕五年前因为一场采访认识。

唐霜最佩服吕燕的行动力,她不拖着事情,有时还要把朋友拉着往前走。某一个周末,唐霜打电话问吕燕知不知道一个要紧事怎么解决,她告诉她找政府部门沟通。挂了电话,唐霜打算先过完周末再说。到了星期天,吕燕打来电话:你那个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唐霜回答等周一上班了再说,吕燕很严肃:你怎么知道政府周日就一定不上班呢?唐霜随后立马联系,顺利解决了事情。

“有一年她滑雪腿摔断了,做了韧带的手术,拄着拐杖就坐火车去南京跟商场谈合作,我就说拜托 ,你是吕燕哎,你怎么就那样直接去了。”唐霜说,吕燕反应:那有啥?我怎么不能坐火车了。有一次和同事坐地铁,一位乘客把她认出来了,跟旁边的人嘀咕:那不就是那个超模嘛,她怎么还坐地铁啊。吕燕直接问:我怎么不能坐地铁啦?

“她是那种,可以完全接纳自己的人,而且特别直特别直,”唐霜说道,吕燕自己也承认,她不害怕跟别人发生争执,有问题就要当面提出来,“这样的方式可能很多人会不适应,但却会让年轻人快速成长。”同事说道。

包一峰现在和Comme Moi合作每一季度的走秀,主要负责媒体宣传和嘉宾邀约。“我跟她都特别直,有时候在秀场上还会吵架。”比如在开场前两个小时按照吕燕的要求调整嘉宾座位。“假如问题解决了,我们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包一峰说道。几次合作下来,一旦争执产生,吕燕和包一峰的团队反而会松一口气,因为这表明两个人已经把所有潜在的风险都排除了,活动接下来将会非常顺利。

每次办秀前,吕燕都会在现场手把手教模特走台步,包括走路的节奏、拿包的姿势、手怎么叉腰,怎么插在口袋里,无论现场多混乱,所有的环节她得都过一遍。每场秀的时间大概是15分钟,但背后依靠的是各方力量的协调。她站在台下,看着一批批模特穿着自己的衣服走来走去,耀眼的感觉,充满成就感的同时仿佛自己做模特的兴奋感又回来了。走秀的结尾,吕燕都会作为品牌主理人的身份走到台前谢幕,她从幕后飞快地奔出来,台风和模特时期相比多了一份羞涩感。

2019秋冬系列T台

包一峰说吕燕太真实了。她对自己的朋友都无所求,有时候还主动发短信问候处在低谷期的朋友。直到现在,Comme Moi每一季办秀都会有老朋友来现场支持她。在后台,中国初代超模们,大部分都是吕燕的旧相识,穿上她设计的衣服,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欧洲秀场后台,那群中国女孩在一起抱团取暖。

我问她从一个普通女孩到超模,再转型成为创业者,有过骄傲吗?她回忆,做模特最红的那几年年轻气盛,有品牌送她衣服穿,看到不喜欢的衣服,“怎么这么丑?”这样的话她当面跟对方讲了,把别人得罪了都不知道。冯海后来私下批评她,“妹啊,你以后可不能再那样了”。冯海的话把她说哭了,她意识到当时的自己因为傲气有点迷失,如果把事情看作理所当然,身边的人慢慢地就都会走掉。

那股直劲儿却从没有变过。在外界面前,吕燕舍得把自己真实的那一面给出去。20年前,记者采访她,问有关外貌的问题,她回答说,“我不在乎。”20年后,又有记者采访她,问同样的问题,她的回答还是“我不在乎”。

“可能是因为小的时候没有拥有太多吧,所以不会害怕失去。”她说。“我性格比较像男孩子,”上山下河,经常吆喝一帮同龄人,到田地里偷土豆、西红柿,直到现在,还喜欢去海边玩,把皮肤晒得黑黑的。她很感恩小时候的生活环境,这种放养式的成长让她保留了一张白纸的底色。刚到北京的时候,和三个女孩住在麦子店附近,闲暇的时候大家一起聊天、玩乐,周末买一堆水果回来吃,那个时候就觉得很幸福了。2000年到了巴黎,整个人的状态是打开的,在那里充分地吸收养分,经纪人是个法国阿姨,放任一句英语都不会说的她去各国旅游,“因为她比较了解我,所以也放心。”

吕燕的儿子出生于2011年,名叫Arthur(亚瑟)。吕燕记得,有一次,一家三口在家里吃晚餐,亚瑟偷偷跑开把灯关了,因为觉得“这样黑漆漆的,大家看不到彼此的脸,一起吃饭真的好浪漫呀”。又有一天,在家里,外面下起了雨,三个人就坐在沙发上聊天。亚瑟问爸爸,“你知道云为什么哭了吗?因为太阳不要跟他做好朋友了,他好伤心好伤心。”

“我就跟他爸说,哎呦我们孩子怎么从小就会讲这样的话,真的很浪漫。”

现在每天6点半起床,吕燕要先叫醒儿子,做早餐,送他去上学,然后来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7点左右回家,给儿子弄饭,还要陪他说一会儿中文。无论多晚,她都不会节食,有时候要等孩子睡着之后,九十点左右,她才一个人安静地吃晚餐。

“有了亚瑟以后,我觉得自己变得更坚强了,不管我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压力和委屈,只要打开家门,看到他冲过来紧紧抱着你,就觉得——还能有什么大不了,我还有我儿子。”每到这个时候,孩子就成了吕燕的后盾。“他冲过来抱着我,妈妈、妈妈叫你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好,那是任何财富或者名利都代替不了的。早上送他上学的时候,他都要往我怀里钻一下,跟我说 I love you。”

分别的时候,亚瑟还会回头,给吕燕一个飞吻。

那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个吻。

(李璐对本文亦有贡献)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