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众”的医生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珊珊 日期: 2018-01-03

在中国的医院聚集了一群人,打出“还我生命”、“维护正义”的横幅,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然而这一次,这群人穿的是白大褂,他们的横幅上,除了“还我生命”,还有“还我尊严”、“保障医务人员安全”,以及“天堂里没有医闹”。

 

在中国的医院聚集了一群人,打出“还我生命”、“维护正义”的横幅,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然而这一次,这群人穿的是白大褂,他们的横幅上,除了“还我生命”,还有“还我尊严”、“保障医务人员安全”,以及“天堂里没有医闹”。

这发生在10月27日,两天前的上午,一个对医院的手术结果“持有异议”的病人闯入温岭第一人民医院,砍伤了3名医生,其中,耳鼻咽喉科的主任医师王云杰因抢救无效而死亡。王并不是那位病人的主治医生,根据报道,那个病人来到医院耳鼻喉科寻找主治医生,未果,遂捅伤耳鼻咽喉科主任王云杰,以及现场另一名前来调解的医生……后又跑到CT室,并在那里砍伤了第三名医生——病人跑到CT室的原因是,他在温岭医院和其他多家医院做出的CT结果都不支持他对手术的异议。

从去年的哈医大杀医案到今年年初的衡阳杀医案,对医生的暴力行为几乎成了一种“流行”。去年5月,卫生部和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那项通告中明确了医生和患者的责任和义务,“患者及其家属应该遵守医疗机构的有关规章制度”,医疗机构则应“设立统一投诉窗口、公布投诉电话等形式接受患者投诉……”通告中还特意提到了一些细节,比如:“未经医疗机构允许,严禁将遗体停放在太平间以外的医疗机构其他场所。”

通告再次重申了“扰乱医疗机构秩序”的行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并构成犯罪。然而,这份双部委红头文件的发布并没有起到缓解紧张的医患关系、遏止医院暴力行为的作用。事实上,这场发生在温岭第一人民医院的杀医事件,在中国,只能算10月份发生的患者或家属向医生行凶的恶性事件中的第二件。就在前几天,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ICU内,一名患者家属因医生未能救活患者而将医生打伤。而根据中国医院协会的一项调查,中国的每所医院平均每年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大约有27次——医生,确实是个高危职业。

杀医事件已经不再让人惊异,医生们这次的反应却是新鲜事。与杀医事件一样,网上的评论分成了截然相反的两方。一方认为,医生态度不好,看病贵又治不好;另一方则强调,医生是个辛苦的工作,病人多、收入少,治疗项目被限价,还会被人砍……一位医学界人士条理清晰地辩护说:医学是个充满了不确定性的领域,钱到病除是不可能的。然而,反对的声音说:对医生的诊疗效果进行评估的人同样是医生,不可信。之后的一个声音说:不信任医生,谁替你看病?没人做医生了,谁给你看病?一位参与这场讨论、支持那些聚众抗议的同行的年轻医生说:“现在我们不说话,以后就没人替我们说话了。”

医生们终于愤然而起了,这也许是个进步?评论文章说:医患冲突升级倒逼卫生法制改革,但要改革的只是法治吗?就像那份双部委联合发布的通告背后,对公立医院过少的补贴,以及这种不足所催生的“以药养医”的怪相;医疗资源不足,资源分配不合理,让各种病人统统涌向了大医院;还有偏低的报销比例、并非以病人为本的医生评估体系……也许,都是需要改革的地方。(李珊珊)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