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一圣:在写作中,“曹县”成为人性的计量单位

在作家孙一圣的文字中,故乡“曹县”仿佛丈量人心这一深渊的尺。离开故乡后,这一量器更为流动、开阔,却始终在一个方向上越沉越深,进入更纯粹也更复杂的世界
发表于:2021年11月10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欧阳诗蕾

兰小欢:经济学者对穷有切实的痛感

兰小欢尝试用通俗的语言,介绍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他强调书本知识和逻辑推理的局限性,注重描述现实。当不可避免涉及“怎么办”时,则注重解释正在实施的政策和改革,因为“了解政府认为应该怎...
发表于:2021年11月10日     作者:杨楠

在古尔纳的故乡,大海不再仅仅象征着伤痛

桑给巴尔,一个曾因贩奴、殖民而充满伤痛的地方。过去,这里有无数古尔纳笔下的“破碎的心”,也有它“骨子里的慷慨、高贵和触手可及的热情”。人们终将从历史中汲取教训,让大海再次成为他们的希望
发表于:2021年11月05日     作者:特约撰稿  陈又礼

何云昌:肋骨与翡翠

另一件作品,原材料当中有好看的色花与很美的颜色,透光性、种水都不错,达到了糯冰,甚至接近于冰种。这样美丽的石头要是去雕刻它的话对何云昌来讲简直是犯罪,但它又像人似的,有一点毛病,当中有...
发表于:2021年11月05日     作者:孙凌宇

黄丽群:世界的残忍永远在创作者的想象之上

作家黄丽群警惕一些年轻人喜欢的“打响指式的”说话方式,“对给答案,或是给一个漂亮的斩钉截铁的说法比较收敛。”这种暧昧也许更接近世界的真实状态,也延缓着年龄增长带来的想象力固化
发表于:2021年11月05日     作者:孙凌宇  实习记者  宫宇凡

在不定的时代问询永恒的生活疑难——北影节基耶斯洛夫斯基影展

主人公试图作出伦理选择,但留下的都不是肯定的答案,而是一种妥协,一种以“还是不要知道”维持脆弱日常生活平衡的智慧,一种两败俱伤后的和解,或者一种抚慰性质的谎言
发表于:2021年10月29日     作者:张宇欣

顾亦鸣:版画艺术家的时间观

“传统文化的创新发展,是要在继承的前提下来谈的,而不是把传统的东西全抛弃了,又打着传统的旗号空讲所谓的传承、发展和创新,我觉得这样会不伦不类”
发表于:2021年10月29日     作者:原祁

追梦人

20年来,国华纪念中学的办学初心始终不变。而在新时代下,国华的孩子们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探索未来。
发表于:2021年10月21日     作者:陈之芝

因凡特:与哈瓦那的漫长告别

历时八年酝酿,“拉美文学爆炸”中的遗珠、也是其中最具实验性的作品《三只忧伤的老虎》,终于被译介到中文世界。古巴作家吉列尔莫·卡布雷拉·因凡特也由此进入广大中国读者的视野。这位文字游戏大...
发表于:2021年10月21日     作者:陈竹沁

正义的社会不应该“内卷” | 纪念罗尔斯诞辰百年

正义的社会还会“内卷”吗?如果人们不再仅仅迎合社会需求,可以真正致力于发掘自己擅长和喜欢的特质,如果人们的努力不是相互为敌,而是相互促进,那么答案是否定的。两个“如果”必须同时实现:自...
发表于:2021年10月21日     作者:特约撰稿 惠春寿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35期 总第693期
出版时间:2021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