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丨“当代贝多芬”潘德列茨基 “广岛的牺牲不会被遗忘”

在为耶路撒冷建城三千周年而创作的《第七交响曲(耶路撒冷的七座城门)》时,我决心回归至《大卫的赞美诗》。这是多重回归:回到信仰的根源;回到音乐的起源;最终,回到我自己的创作之初
发表于:2020年04月14日     作者:李乃清

刘勃 翻开历史的底牌

——读史到最后会陷入虚无主义吗? ——这倒不一定。就算你不读历史,你就只面对现实,你恐怕也会虚无,你觉得你能改变多少现实?
发表于:2020年04月13日     作者:蒯乐昊

刘擎 中国知识界一个独特的存在

“刘擎骨子里活得率性。学术圈里,只要他在,场面就活了”
发表于:2020年04月13日     作者:李宗陶

文化丨活了100万次的佐野洋子

一只猫活了100万次,直到最后一次,它爱上了一只白猫。它与白猫一起死去,再也没有活过来。画出这个故事的佐野洋子,只活了一次,但也仿佛,已活过100万次
发表于:2020年03月21日     作者:邱苑婷

艺术家丨乌雷 最自由最先锋的艺术家

“每次我尝试新的事情时,都会选择不同的动机、不同的技术、不同的维度。如果我的作品是一致且连贯的,对我来说很无聊。同样的事,我不会做第二次”
发表于:2020年03月21日     作者:梁辰

文化丨杨牧 我要出海了,请不要为我悲伤

外部世界天翻地覆,他静立树下,沉思风吹叶落时宇宙的奥秘
发表于:2020年03月21日     作者:李乃清

文化丨熊亮 毫厘之间

如果要把自己的人生拍成电影,熊亮确信自己的影片拍出来将毫无波澜——所有的关键情节无外乎深夜在公园看见一个白发如烟的吸烟老太,在广场拿厚玻璃杯喝了一杯冰可乐
发表于:2020年02月27日     作者:邱苑婷

导演丨阿斯哈·法哈蒂 我的电影不是秘密,但也不是答案

“这是人类的悲剧。无论你是否身在伊朗,当你必须做出艰难选择的时候,你就会感受到同样的困惑”
发表于:2020年02月27日     作者:孟依依

文化丨戴骢 在被人遗忘的角落寻找金蔷薇

“又过了些日子,一个出版人找到他,左琴科正干着皮匠活儿,在那里修鞋子。找他的人说要出版他的文集,左琴科说,什么文集啊?谁写过文集?然后就继续做他的皮匠活。我翻译他的作品时,热泪盈眶。为...
发表于:2020年02月27日     作者:李乃清

传统院线VS纯网发行 疫情暴风雪中影视从业者的站边之役

有人说,眼下不是影视业的寒冬,是影视业的暴风雪。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暴风雪中,有人冻毙于道——那是我们常听闻的故事;但少有人提起的是,亦有从业者在被迫按下暂停键的当口开启对行业的思考,寻...
发表于:2020年02月27日     作者:邱苑婷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