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 | 陈文令 越是绝境越要野蛮生长

他的人生已经从“绝地反击”变成“绝地生花”。反击还是对抗的姿态,“绝地生花是更柔的,你一个拳头打过来,有可能我用一个笑容、一朵鲜花送过去,这会产生一种更大的能量”
发表于:2018年11月21日     作者:本刊记者 蒯乐昊

对话 | 王笛 把历史放到显微镜下

“新文化史、微观史以普通民众,特别是下层民众为主要着眼点,研究那些在历史上没有留下名字的人。过去我们是英雄史观,研究领袖人物、政治家或者杰出人物。哪怕研究农民起义,也是研究农民起义的领...
发表于:2018年11月21日     作者:本刊记者 郑莹 实习记者 宫健子

作家 | 伊恩•麦克尤恩 乐趣是我的主要目标

这位被称为“恐怖伊恩”的英国国民作家,希望读者感受到他的“有趣”
发表于:2018年11月15日     作者:本刊记者 张宇欣

艺术家 | 金佶煦 悲伤需要通过更深的悲伤治愈

“那段时间,失落感像铅块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有一个观众告诉我,‘本来想去自杀的,看到您的作品后才知道,原来画中还有比我更艰难的人,所以又重新找回了活下去的希望。’我的画作竟然在黑暗中...
发表于:2018年11月15日     作者:本刊记者 邓郁

大师 | 丰子恺 人性与佛心

“丰子恺最大的成就,或许是在20世纪变幻无常的政治中,始终保持着一种自由自在的精神,当许多人在艺术创作与政治活动之间进行痛苦的选择时,他没有完全被现实击溃,也不为历史所出卖”
发表于:2018年11月15日     作者:本刊记者 蒯乐昊

特写 | 岩井俊二 寻找樱花下的尸骨

“欲言未尽之体,歌之佳也”,这是日式的凄婉和幽玄。岩井俊二的电影里,生命章节的传递往往着力轻,隐于暗涌。
发表于:2018年11月08日     作者:本刊记者 欧阳诗蕾

艺术家 | 苏笑柏 我像逃瘟疫一样逃开抽象表现主义

“我到德国之后,一度对表现主义非常着迷,但是只有躲掉他们,我才可能有一点点新的东西进来。同样,大漆对我来说也是另外一个陷阱,如果我完美地使用大漆,我就只是一个手工艺的工匠而已”
发表于:2018年10月25日     作者:本刊记者 蒯乐昊

一种关注 | 张定浩 半途而废中怀抱热望

“一个人只有一种方式获得扩充和滋养,那就是在爱中。去爱那些比自己更好的人,在爱中把自己交付出去,去感受另一个更好的人如何生活和写作,然后回去,去写出那个在这样的感受中一点点向上生长的自...
发表于:2018年10月25日     作者:本刊记者 徐琳玲

当年情 | 听导演林德禄说港片往事

“如果这部电影不卖钱,要还钱给投资方。我就把杏花邨的房子卖掉了,将这个钱放在银行,如果赔钱马上还给人家”“你问我为什么金融证券做得好好的还要回来拍电影。我是从那边走的,回那边去也是应该...
发表于:2018年10月18日     作者:本刊记者 张明萌 实习记者 王雨蔓

一种关注 | 极简生活捷径还是迷宫?

在日益流行的极简生活方式与消费行为中,极简的美学意蕴、哲学内涵、生活理念与商业价值早已难分彼此
发表于:2018年10月18日     作者:本刊记者 张蕾 实习记者 聂阳欣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7期 总第578期
出版时间:2018年12月2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