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克和莫蒂 拥抱无意义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吴泽源 日期: 2021-07-26

文  吴泽源  编辑  杨静茹rwzkhouchuang@126.com   放到8年前,大概没人能想到,一部缘起于恶搞经典电影《回到未来》的动画喜剧,能成为在1995到2009年间出生的Z世代人群的圣经。但在2021年,《瑞克和莫蒂》俨然已成为当代经典:疯狂外公和废柴外孙的形象

文  吴泽源  编辑  杨静茹rwzkhouchuang@126.com

 

放到8年前,大概没人能想到,一部缘起于恶搞经典电影《回到未来》的动画喜剧,能成为在1995到2009年间出生的Z世代人群的圣经。但在2021年,《瑞克和莫蒂》俨然已成为当代经典:疯狂外公和废柴外孙的形象深入人心;时空传送门和圆盘飞行器之类老掉牙的科幻设定,在这部剧的推动下重新变得酷起来;而贯穿全剧的粗口、卡通暴力与虚无主义世界观,则被本剧的热爱者津津乐道,甚至奉为人生信条。

所以,《瑞克和莫蒂》究竟具有怎样的强大魔力?通过刚刚开播两周多的第五季,我们可以窥见一斑。

以宇宙作为画布的家庭情景剧

虽然剧情与视觉风格光怪陆离,但《瑞克和莫蒂》有一个非常传统的类型基底。剧集的常规人物只有五人:疯狂科学家外公瑞克,废柴小屁孩外孙莫蒂,瑞克有些许心理问题的女儿贝丝,瑞克从来都瞧不上的失业女婿杰瑞,以及杰瑞和贝丝的女儿——时常与弟弟莫蒂争宠的夏茉。

五个角色,各有缺点和怪癖——它们驱动着每集都会出现的家庭矛盾。瑞克是全宇宙中最天才的科学家和发明家,在自己专长的各个领域孤独求败,却也因此变得无聊空虚,他从一次次星际级别的挑事中寻找快感,最终成了个糟糕的家长,抛弃贝丝多年,在回归家庭后仍不停地把家人们拉下水。

外孙莫蒂是瑞克最爱的童工搭档。这个屁孩生性懒惰,耽于享乐,同时又胆小怕事、智商堪忧,每次搞出烂摊子都要叫外公收拾残局。外公毫不掩饰对莫蒂的嫌弃,动不动就用粗口和下三滥伎俩招待外孙。但即便愤世如瑞克,依然受着亲情基因制约:尽管莫蒂总惹出乱子,尽管废物女婿杰瑞从不敢替家庭承担责任,尽管贝丝与夏茉常对他心怀怨恨,他依然每每挺身而出,带家人从九死中逃出生天,即便这种九死状况十有八九要追责到他头上。

鲜明的家庭格局,为《瑞克和莫蒂》提供了稳定的底盘:不论主人公正穿行在哪个星系或哪个平行宇宙中,不论瑞克与莫蒂在微观粒子的振荡下遇到了多少个分身版本的自己,不论瑞克一家人遇到的困境是由外星寄生虫植入的虚假记忆、老冤家千里迢迢的复仇,还是星际黑市交易中的擦枪走火,主人公们的性格与行事方式都是稳定的,这使主创在设定每一集时有了更高的自由度,也使观众不至于迷失在由科学概念和流行文化梗组成的海洋里。

自嘲却又自重的无意义狂欢

当你打开一集《瑞克和莫蒂》时,你在期待什么?别开生面的科幻脑洞?令人应接不暇、只有重看数遍才能全盘接收的海量信息流?极具情绪宣泄作用的恶俗幽默和暴力场景?还是通过戏仿夸张,对流行文化元素进行的嘲弄与致敬?

所有上述特质,你都能在《瑞克和莫蒂》的第五季中获得。第一集中不同时空之间相异的时间流速,第二集中克隆人经过一代代克隆自己而形成的无限悖论,虽不算新鲜,但依然足够有趣。每一集的节奏依然紧凑,画风依然诙谐放纵。而故事在叙述过程中的调性也依然丰富多变,一会儿是无下限的低俗喜剧,一会儿演变成掷地有声的莎剧,之后又转化为硬核科幻动作片,保证你仅花二十分钟时间,就能得到三四部电影带来的新奇感受。

但《瑞克和莫蒂》的魔力根源还不在于上述特质。至少我们可以说,它们并非本剧的灵魂。本剧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它有着一以贯之且从不动摇的哲学内核:一种用疯癫来包裹清醒的酒神精神。这不仅体现在瑞克身上,还体现在主创对剧情的编排上。

在第五季第一集中,莫蒂再次搞砸了一切:他试图借助传送门穿越到一个时间流速更快的时空,将新酒迅速变为陈酿。但莫蒂愚蠢地接受了另一时空中马头居民的帮助,当对方回归到自己的次元时,发现几十年已经过去了。他的妻子已死,儿子则因被抛弃愤而弑父,却在父亲弥留之际得知了家仇真正始作俑者的身份。

为替族人报仇,马头居民们在几百年间建立起了一整个先进文明。他们用军事和科技手段武装自己,然而他们眼中的“黑暗之子”莫蒂,在另一个次元中却只是被外公斥来喝去、替其死敌斟酒端盘的可怜受气包。

这听上去很讽刺,不是吗?处在不同维度的生物,认知视野和格局也完全不同。一类生物耗尽数代试图复仇,换取的却只是另一类生物几毫秒的注意力。问题在于,多数观众都会将自己代入瑞克或莫蒂,却何尝考虑过这样一个可能性:或许我们更像是那些可怜的马头居民,在更高等生物的视线中状若蝼蚁?

《瑞克和莫蒂》时常会对文明的意义进行如此消解。这种消解推至个人层面,则是对人生意义的消解:每个个体都没必要把自己太当回事,你自认为纷繁忙碌、精彩纷呈的一生,可能只不过是在一座五指山里打转。

这也是Z世代人群面临的困境。外部世界和时代,已不能继续为人生赋予意义。但这意味着人们应当躺平吗?《瑞克和莫蒂》倒也不这么想。

第五季第二集呈现了一个无比极致的虚无境况:瑞克为保护全家人不被刺杀,克隆出了无数个“诱饵家庭”。这些诱饵家庭每个都自视为天选子民,却在遇到其他诱饵家庭后,产生了存在主义怀疑:究竟我是我,还是对方是我?如果我不是我,我又是谁?如果我只是个副本的副本的副本,那我的一生还有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以上帝视角——在这个故事里也就意味着瑞克视角——来看,每个克隆版瑞克、莫蒂和夏茉们的人生,自然没有任何超出工具性范围的意义。但剧中的克隆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创造着各自的生存意义:有些奋勇求生,有些选择不参与竞争,还有些珍惜着仅剩的时间,与家人和解。他们或许在参与一场不公平的游戏,但他们不哭不闹不抱怨。他们以各自的方式将生命活到极致,且不因为自己的活法向任何人道歉。他们是标准意义上的勇者。

这也是《瑞克和莫蒂》的高级之处。它不会像《普罗米修斯》之类科幻故事中的人物一样,向高等生物追问“人类为何会被创造出来”这样的问题,因为这毫无价值;但同时,它也不会像诸多后现代作品一样,陷入追逐自己尾巴的无聊境地,嘲笑一切否定一切,因为这种姿态完全缺乏建设性。

或许,在最无厘头的第四季第四集里出现的会说话的猫,最能真切道出《瑞克和莫蒂》的人生哲学:

“别问这么多问题。让我们找点乐子吧!”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27期 总第685期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0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