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斯特莱托 整个社会就如一面破碎的镜子

“贫穷艺术”用最廉价、最朴素的废弃材料——树枝、金属、玻璃、织布和石头作为表现媒介,进行拼贴、剪切创作,旨在摆脱和冲破传统“高雅”艺术的约束,重新界定艺术的语言和观念
发表于:2021年07月26日     作者:李乃清

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动物园

​刚调到红山动物园任园长那年,沈志军抱着和大部分人差不多的态度,认为动物保护就是让物种能存活。直到他看见长期圈养的动物一个个目光涣散、不敢和人对视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应该为动物福利做点...
发表于:2021年07月26日     作者:叶倩雯

陈春成:写作不是战斗,它有点像钓鱼

“写小说让我觉得自己并非一无所长、一事无成,但是阅读、抄写、品尝那些古诗文的时候,会觉得长于什么、成了什么、何所得,似乎都不太重要了。在那种广大与深微面前,完全消泯了竞争心和自我意识。...
发表于:2021年07月26日     作者:蒯乐昊

黎紫书 我看到的马来西亚

“我骨子里就是那么一个自以为在开天辟地的人,心里也认定了,要写《流俗地》这样的一部小说,以一幅充满市井气俚俗味的长卷描绘马华社会这几十年的风雨悲欢和人事流变,舍我其谁?”
发表于:2021年07月26日     作者:孙凌宇

施勇 悬置人生的艺术

“通常,人们总会把一个人的坚持看成是一个理想化的东西。但我已经不想被坚持控制,不想被这种教条的东西控制。我不相信坚持”
发表于:2021年07月26日     作者:邱苑婷

杨苡 给巴金、大李先生写信

“那天他口袋里鼓鼓囊囊装满了碎纸片,说是我写给他的信。他还说,我主张信是不必保存的,似乎是解释他干嘛要把信给撕了。他在空空无人的街道上把碎纸片抛掉,我没有什么不高兴,过后我们就继续说话...
发表于:2021年07月26日     作者:杨苡 余斌

在暹粒,与吴哥王朝短暂相遇

旧王朝的建筑隐没于原始森林之中。我感到自己像个闯入者,闯入者是无力的,森林中的石头姿势各异,我独坐其间,感觉自己也变成了几千年前的一块石头
发表于:2021年07月25日     作者:张维

张忌 在县城写作

“我肯定也不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但在这里,因为没有圈子,写作只是为取悦自己,这样反而就显得纯粹了”
发表于:2021年07月25日     作者:孙凌宇

平路 在人心的峭壁之间划出良港

关切社会议题,叩问人心;直到半生之后,蓦然揭开自己生命里的最大谜团,又将罹患两种癌症的难题转化为心路和功课分享。台湾作家平路的写作看似脉络不一,实则都尽力探究事态表象下的真相与人性的复...
发表于:2021年07月25日     作者:邓郁

石倚洁:我想坐在剧院里听自己的声音

“我们的文化繁荣不仅是去演他们的东西,而是用我们自己的东西去影响他们。”石倚洁演过英语版的《红楼梦》,他期待在国际上用中文去唱一部中国的歌剧。
发表于:2021年06月22日     作者:余夕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21期 总第679期
出版时间:2021年07月1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